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名城保護 >> 最新動態
 
東錢湖:傳統村落保護與開發如何共贏
    發布時間:2019-09-11  瀏覽次數:522  文字顯示: 打印
 

                                

    東錢湖曾有“八十一嶺環抱、七十二溪流注、三十六村錯落”之稱。自2001年成立管委會啟動開發建設以來,因公建、旅游項目等建設需要,不少村落被整體拆遷。原來的36個村已拆除近20個,如今剩下韓嶺、郭家峙、殷灣、城楊、東村、西村、洋山、綠野、前堰頭、陶公、建設、利民等10余個村莊。
    在全域旅游背景下,如何破解傳統村落的保護與開發難題,既保留古村的歷史風貌、文化脈絡,又改善民生、賦予古村以新的活力?這是新時代鄉村振興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對此,東錢湖采取整體改造、局部漸進、點狀提升三種不同模式,探索出一條保護與開發共贏的新路子。
    近日,筆者走進東錢湖韓嶺村,村口是煙波浩渺的湖面,進入水街,兩棵古樹下傍湖臨河的是花間堂民宿;徐徐前行,清澈的溪河兩岸一幢幢江南民居撲面而來,青磚黛瓦、木窗跳檐、回廊天井以及古橋古井,呈現出古樸雅致、寧靜閑逸的氛圍。
    三面環山、一面臨湖的韓嶺村,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據考證,唐天寶三年(公元744年)東錢湖疏浚時這里已有居民。王安石治鄞時(公元1048年)重建湖界。那時韓嶺村百余家商鋪密密地立于老街兩側,形成逢五、逢十的“韓嶺市”。公元1140年左右,南宋丞相史浩寫下“中有村墟號韓嶺,漁歌樵斧聲相參”之詩句。在此后幾百年,韓嶺曾是寧波城連接象山港的重要交通樞紐和水陸轉運中心。
    兩條清溪穿村而過,一條百年老街縱貫其中。作為寧波市首批歷史文化名村,韓嶺村是東錢湖的一塊“璞玉”,老街之外有“全國重點文保單位”廟后溝石牌坊、“中國第一位女留學生”金雅妹故居、“中國的梵高”沙耆舊居,還有大夫第、金氏公懋、金氏宗祠、六房、全盛宅院等眾多名宅大院。
    如何雕琢好這塊“璞玉”,在保護前提下進行旅游開發?早在2006年,東錢湖旅游度假區管委會就開始謀劃。曾任韓嶺村保護與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周宇明說,當初定下了“保護為首、規劃先行、分步開發、政府主導、強化引導、措施制約、文化保護、防洪整治”等幾條重要原則。2010年古村保護性規劃和項目選址意見書獲批,2013年委托同濟大學規劃設計院對古村設計方案進行重新修訂完善。
    引入民營資本,與政府共同保護開發。保護開發古村,資金是個大問題。2013年,政府成功引入一家寧波本土知名企業加入保護開發。整個古村保護開發分二期推進,一期,開發老街、改造老村和防洪工程沿岸區塊(水街);二期,開發村后地塊。其中,老街、老村占總面積約93%,由政府開發,計劃投入4.1億元;防洪工程沿岸(水街)及村后地塊占總面積約7%,由開發商實施改造開發,計劃投入10億元。
    由于韓嶺村地處山岙之中,前些年常遇山洪,民宅進水受淹。2016年完成了防洪工程,由政府出資疏浚了2條溪流。2018年投入3200余萬元專為古村防洪排澇開挖的711米長的排洪涵洞投入使用。
    是將村內原住民全部搬遷還是留下?為確保古村的人氣和生活氣息,當時選擇了留下村民,只是根
    據項目、業態需要拆遷或騰空了老街、村口小部分民宅。
    “為保護古村的原有肌理,公司在開發時非常慎重、小心。”韓嶺古村開發有限公司鄭副總經理說,他們聘請了同濟大學建筑學博士董屹進行建筑設計,按照“湖山傳奇,古韻新生”的總體概念來開發韓嶺水街。
    經過5年時間的精心打造,能工巧匠們采用古建制法,斗拱、山墻、影壁,亭臺樓閣、雕梁畫棟,宋朝風格的70余幢翻建、新建的建筑如今已全部建成并完成招商,部分商鋪已試營業。
    這是一個開放式的街市,老街與水街并行而互通,每幢獨立式院落又與原住村民相通相融。“水街與南塘老街的定位完全不同,側重于藝術和文創,引進了‘晨曦咖啡’‘鯉朵 書集’‘久雅閣’‘挑食’‘老味道’等特色商鋪,以及‘冬生夏長’、JUN精品酒店、‘韓嶺大院’等民宿業態。”鄭副總說,商鋪9月28日試營業,10月17日水街正式開街。希望游客來這里放慢腳步,細細品味古街的詩情畫意。
    有關專家認為,這種整體改造古村的模式,一怕過度商業化,村莊變成商鋪;二怕空心化,將原住民搬遷后村莊死氣沉沉。韓嶺村的模式很好地避免了這兩點。村莊與街市互相映襯,你擁抱著我,我美顏了你;村民與游客和諧相處,你是我增收的來源,我是你眼中的風景。

    修舊如舊,建設村古樸靜美

    位于陶公島上的建設村依山而居、臨湖而臥,村中清末民初的建筑眾多,還有600年樹齡的銀杏樹,山坡上的“石柱堂”相傳是范蠡和西施的隱居之舍。
    “作為我市第四批歷史文化名村,山體、湖水與村莊,家族文化、湖居墻門文化和漁業文化有機融合,建設村是農耕時代寧波地區水鄉漁村的稀缺范本,是東錢湖不可多得的文化遺產。”東錢湖鎮有關負責人表示。
    當下,傳統村落越來越少,不少地方為了求新而忽略了對村莊原有風貌的保護。如何能既保護古村又振興鄉村?建設村黨支部書記朱球一直在尋找這個平衡點。在統一村干部和村民的思想后,朱球請來專業人員編制了古村保護規劃,并確定將古村旅游作為興村之路。
    如何講好本土故事,傳承鄉愁吸引眼球?這或許是當前古村旅游中最需要苦練的基本功。“尋跡鄉愁記憶,組合碎片點滴。修舊如舊,活態利用,在保護中發展。”朱球說,2017年10月,古村保護修復工程啟動。
    村內道路和弄堂原來都是石板鋪就,有的破碎,有的改為水泥路。他們的做法是“復古”。把舊路開挖后,將供水、排污、通信、強弱電等管線預先埋入,然后鋪上打磨平整的舊石板。同時,拆除沿河沿路私搭建筑,整理修復河埠頭,清理沿山腳閑置的宅基地、豬舍、菜園等。
    挖路鋪石板時,有些村民不理解,認為這是浪費錢財,有抵觸情緒。村干部反復做村民思想工作。
    修舊工程比建新更復雜,成本也高,資金從何而來?朱球說,除了向上級部門爭取專項補助資金外,千方百計收集、利用舊材料。村委會將村民家里的舊石板統一回收。聽到周圍村有舊屋拆遷時,馬上前去聯系,將拆下來的舊磚瓦、舊木頭、舊石板運來,用于修房、砌墻、鋪路。這個辦法,不但節省資金,用舊料修繕的房屋更接近原有風貌。
    如今,建設村投入1300萬元的鋪路工程已完工。不但村中主道鋪上石板,通向河畔和山腳的小巷也鋪上了石板。村民和游客走在平整的石板路上,舒暢愜意,仿佛重回舊時光。隨著游客增多,村民們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建設村值得保護的老建筑不少,如老翠嬌、井臺跟等,這是古村重要的歷史遺存和風貌的體現,村干部決定一幢幢地進行修繕。
    至今,已修繕古建筑5座,共計21間樓屋10間小屋,并已啟動老街的修繕改造。去年,建設村被評為市“十大最美古村”,朱球當選“最美建筑守護人”。
    下一步,建設村將引入一家有經驗的文創公司,為古村總體業態進行設計布局。初步打算,將修繕過的老院落用作小型博物館,興辦書畫院,其他幾幢辦民宿或進行商業開發。
    去年,建設村列入全市美麗宜居示范村試點,今年列入浙江省美麗鄉村達標創建村。
    值得一提的是,建設村迎來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全省首批“浙江院士中心”選址在陶公山、原寧波師范學院東西樓舊址。有了這個“高大上”項目的支撐,建設村的人氣將會更旺。
    相鄰的陶公村、利民村也將按此模式,通過“局部漸進”、修舊如舊的方式,將三個村打造成一個旅游景觀村。

    整理改建,下水片田園風光

    下水片區位于東錢湖畔東南一隅,三面環山,一面臨湖;下水溪、南岙溪、大慈溪三溪穿村而過,以中街為界分成兩個村。中街以北為東村,中街以南為西村。東村的村民以王、蔡、陳三姓居多,西村的以史姓為主。
    宋代時鄞縣縣令王安石曾疏浚東錢湖,當地人為紀念這位為民的好官,特地修建了忠應廟。下水是浙東四明史氏發祥地,“滿朝文武、半出史家”。下水的史氏宗祠,依山傍水,歷經800多年風雨不衰。村中還有太君古墓、廣度禪寺、千年中街、官驛河頭、鳳求凰臺、拜祭嶺道等歷史陳跡和文化遺存。
    東村西村,以及再往山岙里的綠野村、洋山村都作為重點保留村,不再大拆大建。對這4個保留村,東錢湖鎮按“一村一特色,四村一品牌”來發展鄉村旅游,通過“點狀提升”模式,統一打出了“十里四香”品牌,即西村“古韻書香”、東村“農趣菜香”、綠野“山風果香”、洋山“休閑花香”。
    在東村、西村的道路上興建了沿路街面餐飲一條街,街上有史家餐館、阿四飯店、魚樂鄉村客棧等,雙休日游客熙熙攘攘。近年,在西村西北側的官驛河頭還引進了精品民宿“官驛湖居”。
    “保留村如何改善環境,提高村民生活質量?必須增添公共服務設施,聯建一批解困房。”東村“第一書記”袁戰友說,前年,東村拆除了村內舊廠房,興建了面積1460平方米的文化禮堂,講堂、禮儀館、圖書閱覽室等一應俱全,此外,還改造提升了村中6座公廁。
    為改善村民居住條件,東村與西村聯合興建了256套安置房,1400平方米店鋪,總投入達9800萬元。目前,正在制訂分房方案,將優先安置兩村大齡青年、住房困難戶、未批建房宅基地的村民。“古村、新村相對獨立又風貌相融,可大大改善村容和村民居住條件。今后,將改造沿溪兩岸環境,逐漸恢復南宋一條街舊貌。”袁戰友說。
    田園下水,詩意村落。行走在下水片的幾個村莊,青磚黑瓦的民間,四季不斷的蔬菜水果,一片田園風光,仿佛是桃源勝景。

    專家觀點

    原文化部機關黨委常務副書記、紀委書記張理萌:中國文化植根于鄉村,但鄉村正在逐漸消失。從2000年到2010年自然村減少到271萬個,10年減少了90多萬個,平均每年消失10個到100個,包括大量傳統村落。如果沒有辦法保護鄉村文化體系,后人將無法全面了解中國傳統的鄉村文化。
    近年來,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名鎮、傳統古村落名錄的村已逐漸認識到鄉村文化建設的重要性。這些村開展相關工作,吸引更多游客,增強鄉村綜合能力,提高鄉村品牌影響力,推進相關事業良性循環。希望這種好方法、好結果能遍布鄉村,推動鄉村文化建設不斷向前發展。
    農民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唐園結:隨著城市化步伐不斷加快,農耕文明有的保存得不錯,但確有不少丟掉了。丟掉了一個民族的魂,一個國家就沒有精神支柱了。所以,鄉村文化振興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很重要的就是要把我們的傳統農耕文明、農村文化繼承下來,創新發展,既可以守住魂,同時在建設過程中可以繁榮農村經濟,豐富人民的文化生活。

    來源:寧波日報 記者 朱軍備 東錢湖報道組 袁春 祁珊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福彩3d4码组六遗漏